西北地,茫茫沙海边上的黄沙县城,单独一个,孤零零地耸立在这座苍茫大地上,忍受着寂寥,接受着北风的考验,夜晚的城,四处都是黑漆漆的,宛如一座无人的鬼城,偶尔一点点灯火,还以为是冒出的鬼火。

  乌云遮月,阴风四起。

  民间的传闻里,夜半时分,正是阴间鬼怪出没的时候,到了这个时间,就是常年在黄沙县里打更的老人都有些发憷,若不是旁边还有个敲锣的同伴默默地陪着,只怕早就一个人逃回了家中,躲进热乎的被窝里睡觉了。

  冷冷清清,凄凄惨惨,路边皆是白日里见过的种种旧物,但是到了晚上见了,却是别有一番感触,无人的街道上,阴森森的,是个人都难免有些害怕,左右看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就要去猜测,在那处谷堆的后面,是否隐藏有一位青面獠牙的厉鬼,正等着摘下自己的头颅,在那还未收起的肉铺摊子底下,是否有着一对窃窃私语的小鬼,正啃食着不知谁的脑髓。

  更夫自己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再挨一会儿,就可以去县衙府里领了每日的报酬回家了,到时候买点儿肉菜,佐点儿小酒一喝,再躺到炕上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哎呀,给个神仙都不换。

  就在两人一起慢步穿过一条普通的小巷子的时候,老更夫下意识地就朝着旁边看了一眼。

  院子不大,但在这人烟不多的黄沙县里还算出名,正是朱大春带顾玄来的那个冯家铁匠铺,父子三人,两代人都是铁匠,三个人都不爱说话,故而和邻里的关系也一般。

  听说前些日子,这冯铁匠的大儿子还卷入了一桩偷腥杀人案,若不是有新来的那个青天大老爷为他主持公道,说不准就要下大牢了。

  老更夫一想到这件事,原本佝偻着腰的整个人忍不住站直了一些,脸上甚至浮现了一丝自豪的笑容。

  黄沙县坎坷了这么多年,终于来了一批真正管事的官老爷了,那位新来的小王爷听人说武功高强的很呐,那可是生生地击毙了好几位攻进来的马匪呢,而那位一看就知道是读书人的陆大人更是明察秋毫,什么案子到了他手上,几句话就可以把来龙去脉讲清楚,现在百姓都愿意去衙门里找陆大人诉说冤屈,到现在都还没听说有任何一人得到了不公正的判决,有这几位神人在,黄沙县以后应该会越来越好吧。

  他虽然也算是外来户,但现在只把这座小城当自己的家,自己的家变得越来越好,他能不高兴吗?

  听说那位神威无双的小王爷还要征兵,训练出一支真正属于咱们自己的军队,来保护县城,若不是自己这身子骨实在是太老太差了,那怎么说都要去献一份力才对。

  老人看着头顶的乌云,在心中祈愿道,希望未来越来越好吧。

  就这样想着,两人前进的速度却不慢,刚走到巷子中间的时候,旁边冯家铁匠铺的大门却突然从里面被人给打开了,倒是把两位巡街打更的老人给吓了一大跳。

  只见平日里一直不穿上衣的冯铁匠,今天破天荒地穿戴整齐地走了出来,先转身仔细地关好了门,然后看都没看旁边两个目瞪口呆的老人一眼,直接就越过了他们,脚步沉稳地朝着巷子口走去。

  两个年过半百的老更夫彼此对视了一眼,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这,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旁边敲锣的老人沉默了半晌,这才试探性地说道,“是不是鬼上身,魔怔了?”

  这话一说,两人直接被吓得打了个激灵,也不顾还要巡街敲锣了,当下只恨少长了两条腿,赶紧屁股尿流地朝着自家的方向跑去。

  夜半出门的冯铁昇,下半身还是穿着平日里打铁时穿的阔腿裤子,脏兮兮的,用布条*子束好了,上身其实也就一件薄薄的单衫,还露着两条肌肉虬结的臂膀,坚硬如铁,这大冷天的,似乎对他来说并没什么区别。

  路走到一半,他耳朵动了动,骤然停下了脚步,整个人垂着脑袋站在路中间,看起来无比诡异,若是那两个打更的老头再撞见他现在这样子,只怕就不是被吓走那么简单了,心理素质差点的,大概会被当场吓死。

  就在冯铁昇停下来的瞬间,离他的位置就隔了一条街的地方,一行五名刚刚完成了任务,正准备去县衙府跟其他的同伴汇合的黑衣人正沿着街道默然无声地往前走。

  冯铁昇身子轻轻一动,根本都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整个人已经仿佛瞬移一样出现在了街道旁边的高墙上,然后脚下再微微用力一踩,就跟一团没重量的棉花似的,轻飘飘地落在了这户人家的前院里。

  所幸里面这一家三口现在还在熟睡之中,否则定然要被这突然飞下来的黑影给吓个半死。

  平日里这话不多的冯铁匠也就是脾气差了一点,怎么现在就跟个鬼一样?

  另外一边街道上的五个人根本没有听到一点声音,还照旧一前一后地往目的赶去。

  陡然间,落在队伍最后面的一人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寻常的动静,人不回头,但突然举起双手,五指如钩,好似鹰爪一样朝着后面狠狠地抓去。

  他浸淫这江湖闻名的鹰爪功将近二十年,早已练得这一双爪子如坚铁一般,一抓之力,几乎可以碎金裂石,平日里为了不引人注意,惹来往日的仇家,所以一直藏着掖着,每次都不敢全力施为,哪怕是平日里朝夕相处的弟兄们都不知道,故而他在马匪中的地位并不高,但是此刻,他几乎是本能地感觉到了一股生死关头的大恐惧袭上心头,根本就不敢留手,一双铁爪全力挥出。

  前面的四个人也不是聋子,听到动静,也都吓了一跳,感觉转身,朝着后面看去,领头那人压着声音询问道:“怎么了?”

  他这边话音才刚落,最后面那位使鹰爪功的高手整个人已经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那一双可以抓穿墙壁的铁爪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骨结根根尽碎不说,整个人下半截脑袋,也就是下巴包括双颊那一截已经消失了,整个被一股大力拍进了上半截脑袋,让这具尸体看起来份外的恐怖和惨烈。

  其余四人也都是杀人如麻的马匪,谁手里没十几条人命,武功高不高不说,但是这心志早已锻炼得如钢铁一般,可陡然间看到这一幕,还是都被吓得倒退了一大步。

  这是人的本能,完全是趋利避害的下意识行为。

  冯铁昇的面色沉静,双目之中,可见神光绽放,黑暗之中,如两盏明灯,健硕的身形慢慢地向前移动过来,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威慑了。

  四个黑衣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瞬间就分散成了四个方向,然后一齐全力攻了过来。

  他们是杀人不眨眼,阴险狡诈的马匪,才不会跟你讲道理,而且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杀人,现在落在后面的同伴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偷袭杀了,这可没有直接退走的道理。

  四个人之中,一人使掌,势大力沉,呼喝之间,颇有破釜沉舟之势,一人使短刺,招招阴毒,专攻人的下三路,一人使拳,身形如幻如影,竟有丝丝名家风范,最后一人使的则是暗器,日夜淬毒,见血封喉。

  这样各有绝活的四个人,就是顾玄这种高手看了都要头疼,他们一人主攻,一人辅攻,一人偷袭,一人牵制,端得是配合的完美无暇,而且本身的底子也不弱,都是浸淫武道多年的老手了,一般的江湖宗师到了这个局面,只怕都只能含恨而终。

  然而这四个人的围攻却只是一个照面就给对面的那位破去了。

  眼看对面四人攻了过来,冯铁昇脸上的表情冷漠,看不出丝毫的慌乱亦或是其他的情绪,就仿佛面前的不是四个身怀绝技的高手,而只是四只待宰的羔羊,他就是个屠戮无数的屠夫,看到这种场面,根本不会激起他一点点的兴趣。

  冯铁昇脚下连踩,厚实的石板路瞬间破裂,整个人就好像一根巨锥一般,笔直地撞了过去。

  使铁砂掌的这人,亦是横练一身筋骨,打熬多年,连普通棍棒打在身上都没感觉,竟然受不了冯铁昇一掌。

  他的招式单独看下来,其实也没什么神奇或者特别之处,若一定要说个特点,无非就是快和力两个字。

  快若闪电,力破万法!

  这其实就够了。

  只要快过了对方的反应力,一只手直接伸过去,力大到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一掌由下向上,拍在使铁砂掌这人的下巴处。

  “嘭!”

  他整个人被一股大力打得倒飞而出,落在地上,动弹几下,最后还是倒了下去。

  下巴骨头整个嵌入上颚,连头盖骨都被震裂,里面完全就成了一团浆糊,这哪里还活得成。

  其他三人目睹此景,吓得直接放弃进攻,四散逃走,根本没有与之为敌的心。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随梦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沧海纪,沧海纪最新章节,沧海纪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